学员登录 用户名: 密  码: 登陆状态: 免费注册 
招生简章 >>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崋心理教育网 >> 爱情心理 >> 爱情故事 >> 文章正文
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

噩梦:新婚之夜婆婆要为我验身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转载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09-11-30

噩梦:新婚之夜婆婆要为我验身

  大家都觉得我虚伪,觉得我存心拖死他,把我描绘得人体炸弹似的要与他同归于尽。

  难道他们不知道,同归于尽是什么意思吗?同归于尽是一个人对感情的执着啊。

  得到意外的遗产

  我的前夫过世了,给我和儿子留下了一套价值80万的房子和几十万现金。

  谁都没有想到他会把遗产留给我和儿子。

  其实,在他病重的时候,我们以前共同的朋友给我打过电话的,建议我带儿子去看看他。我没有答应。

  不是我冷酷,是我觉得在这样的时刻出现,别人就会觉得我无耻和别有用心了。

  他们会说我过去不关心他,等看着他不行了,又跑去分财产。

  我不怕被人误解,但我确实不是贪图财产的人,自从同他正式离婚之后,我就不再对这个男人存一点一滴的指望了,无论是情感还是金钱,这个人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了。

  对于儿子,他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爸爸。

  儿子几乎可以说是我一个人带大的,他从来没有享受过来自父亲的温暖,这个父亲对他来说,形同虚设。

  对于我,他是一个多疑的冷酷的丈夫,我们从结婚开始就一直吵吵闹闹,直到分手。

  我怀孕的阶段是我们感情的最低谷,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给儿子的生命也烙上了深深的痕迹,儿子自小羸弱多病,得过肺炎,有哮喘。无数次地我半夜起来独自送他上医院。

  每年换季的时候,我都必须特别小心,怕他犯病,怕他在急诊室里救不过来。这些年来,或者正是儿子的多病牵扯着我。

  我同前夫在一起共同生活的日子不过3年,后来又分分合合过若干次,终于在8年前正式结束了法律上的关系。

  仔细想起来,似乎只有在20多年前,恋爱的时候我们才有过甜蜜的时光。

  从新婚之夜开始,我们的幸福时光就结束了。

  他母亲的推波助澜,生活本身的阴错阳差,我们各自的性格局限使幸福与我们擦肩而过。

  其间我们几度想复合最终又不欢而散,每一次试图复合之后,彼此的误解就加深一次。

  正式离婚之后,我们都过着干干净净的单身生活。

  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婚姻,足以摧毁我们对美好婚姻的幻想。

  这些年来,我一直觉得我恨他,恨他的自私、狭隘、背叛和骄傲。

  直到他去世之后,他的一个外甥特地来告诉我,他舅舅病重的那段日子,一直对他说:“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是你舅妈。”

  “舅妈”,多么陌生的称呼,我几乎已经忘了我同他们家的人曾有过的渊源。但他的话,让我动容。

  事实上,我最对不起的人也是——他。

  我们彼此采取了自以为可以打动或者说让对方低头的方式,结果,真的把自己的一生葬送在没有爱、没有温暖、没有情感抚慰、没有正常天伦之乐的冰窟里。

 猜忌从新婚开始

  恋爱时节或许是我们一生最幸福的时光。

  他是研究生,高大、英俊、挺拔,周末舞会上的王子,运动场上的健将,溜冰、网球、乐器,无一不精。

  他那么的活跃却从来没有给过我不安全的隐忧,我像许多温文的女孩子一样,不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做公众人物,虽然,他的多才多艺使他有足够的资本在群体中成为公众人物,但我知道那从来不是真正的他。

  他的本质是沉稳、温和、内向的,后来我才发现我们太相像的个性成了我们婚姻最致命的凶手。

  他自小失去父亲,由母亲一手带大。

  他母亲是所谓的严母,个性很强,儿子是他的全部。她要他——争气,学业上他给了母亲足够的面子,而婚姻中,他母亲也曾经提醒他一定要找一个规规矩矩的好女孩。

  他对我有足够的信心,但我第一次去他们家的时候,还是让他母亲给震慑住了。

  她看我的眼光简直可以说是凌厉,问了许多后来想想十分可气的问题。

  但当时沉浸在爱情中的我,想当然地以为,我们的爱情绝对可以让老太太的心情开朗、生活愉快起来。

  哪里知道,一时的阳光根本没有办法照亮一颗阴沉多年的心。多年的孤苦、自强早就使她的心硬得像石块了。

  我记得,他最喜欢读《红楼梦》,常常说他最欣赏史湘云那样开朗、乐观、有个性的女孩子。

  后来我才明白,他自己也是在压抑的生活环境里长大的,他太需要光明太需要用一场完美无缺的婚姻来弥补曾经的缺失了。

  当时的我虽然不敢自比湘云,但我相信,我可以给他足够的快乐。

  还在恋爱的时节,有一次,我去看他,在门外正好听到他在向朋友描绘我:“圆圆的脸,就像苹果一样。”当时,我还觉得这个比喻真幼稚。

  多年之后,我看了一本分析男人心理方面的书,书里说如果男人把你比喻成苹果就是爱你最深。

  那时候,我们已经分开好多年了,但那个关于苹果的比喻一直在我心里存着。

  新婚之夜,我们发生了第一次不愉快,他的母亲,居然像一个农村老太太一样,要求他对我验明正身。

  现在想起来是一件可笑加可气的事情,但他居然照做了。

  我们那一代虽不像现代人开放,但也不至于像50年前的人那么古板。

  我的苦衷其实只是一次意外,我希望就那么过去了,根本没想到会遇到那样的家庭那样一个男人。从那天之后,我的噩梦就开始了。

  他是一个纯洁的男人,而我也是心灵和身体都纯洁的女人,我是第一次身心合一地把自己交给一个我喜欢的男人。

  可惜他不懂,他像许多鲁莽单纯的人一样,只要求形式上的完整。形式一旦破灭,他就进入了一个死胡同。

  他对我开始了无端的怀疑:认为我的嫁妆不够新,这代表他只是一个替代品。

  事实上,我母亲像那个年代所有的母亲一样,一直在慢慢地断断续续地替我准备嫁妆。

  东西存久了当然会有新有旧,他一直疑惑我原来是要嫁给别人的,人家不要我了,我才拿他当替代品。

  他高傲的外表下是自卑,我开朗的外表下其实也有一颗敏感的心。

  现在,我已经可以放下我的面子和自尊了,真的,除了他以外,我没有喜欢过其他人,而结婚之前的闪失,我不想提起了,完全是一场我不可控制的意外。

  我一直希望淡忘它,不要影响我正常的生活,可还是被影响了。

  当然,如果他没有那样一个母亲,一切就会好很多。他有时也会一大早在医院门口等我,但我居然没有被关爱的甜蜜,只有被怀疑的气恼。

  婚后第二个月,我怀孕了,而他和老太太却没有任何开心的表示。

  直到有一天,为了一件很小的事情,我要睡觉,他要看书,他开灯,我关灯,一开一关,我们开始争吵。

  我说,你不知道我这种时候很累呀。他冷冷地说:“累又不是因为我,”还兀自嘟囔了一句,“谁知道是谁的孩子。”

  他终于说真话了!为了他这句话,我们开始了冷战。

  他妈妈看到他冷落我,居然流露出几分得意。我那时候还算沉得住气,我要保留这个孩子,否则我真的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  但那段日子他们母子的冷酷,已经让我下定了离开的决心。

 他误解了我的“冷酷”

  在我怀孕期间,他同他的同事发生了感情。

  孩子出生的时候,他发现孩子很像他,似乎也有意同我改善关系。

  但就在那时,他与他那个女同事的关系被人发现了。十几年前,国营企业的男女之间出了这样的事情是非常丢人的。

  我如果显得无所谓好像挺没面子的。

  一气之下我决定离开,我带走了属于我们夫妇两个人的全部东西,包括他的衣物。旁人都说我残忍,让他在大冬天只能穿工作服。

 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,我不过是为了给他来找我留下一个合理的借口,他可以为了那些生活必需品来找我,来请求我回家。

  但他没有,这个熟读《红楼梦》的男人,在生活中就是一块高傲的木头,他坚持不来找我,他母亲助长他的傲气。

  分居两年后,我收到法院传票,他提出离婚。

  我不同意。开庭的时候,我坚持不离婚,我说我愿意和解。

  别人都认为我虚伪,是要存心拖死他,把我描绘得像人体炸弹似的要与他同归于尽,他们难道不知道同归于尽是一个人对感情执着的意思啊。

  第一次离婚,没有离成。

  在朋友的劝和下,我曾经带孩子回去过。看得出,他也有一点点被孩子打动过。

  他让孩子喊“阿娘”,老太婆居然爱理不理的。

  她在让他儿子绷毛线,我的儿子,非常乖巧地要过去帮忙,他已经准备把毛线套在儿子的小手上了,老太太板着面孔说:“不要给他,小孩子要把绒线弄龌龊的。”

  坐了半个小时,没有一杯热茶,没有一个微笑。老太太的强硬让他似乎有点尴尬,但我知道他最终是一个——孝子。

  没有告别的纪念

  8年前,我们终于办妥离婚手续。

  8年里,他没有结婚,全心服侍他的母亲。而我独自带大了儿子,儿子身体健康,学业优异,而且考上了重点大学。他的成长中没有父亲的影子。

  一年前,我听说他母亲过世了。又过了半年,听说他得了重病。

  我想,应该是抑郁所致吧。当时,他的朋友请求我去看看他,我想他自己是没有勇气提出这样的要求的,他太自尊了。而我当然拒绝了。

  看他就能够挽救他的生命吗,就能够弥补几十年来我们对彼此的伤害,给孩子带来的创伤吗?恐怕,别人会以为我是为了他的财产才重新出现的吧?

  这一生,我已经不祈望同他和解了,如果说他抑郁一生的话,我也寂寞了一辈子。

  我们都有最后的尊严,算了,就这样和血吞泪地把尊严保持到底吧。

  我想,我们在内心深处是彼此理解,还有谁会比我们更要强、更相像、更高傲?

  他的葬礼,我和儿子都没有去。我怕面对那些曾经的熟人和生冷僵硬的他,就让他永远是那个会跳舞、会溜冰、会拉小提琴的冷峻男人吧。

  至于儿子,既然从来没有享受过来自父亲的温情和笑颜,何必要去面对一张陌生的死者的脸呢?

  你会觉得我冷酷吗?是的,我就这样,冷酷到老到死吧。

  他留给儿子的财产,我会完全用到儿子身上。下半辈子,我希望做一个宽厚的、和蔼的、体恤人的好婆婆,尽我的所能,让儿子有比较幸福的爱情和婚姻。


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栏目精选

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

中华图库 更多靓图

全国客服①
全国客服②
全国客服③
教学教务
合作加盟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最新心理图片调用
最新文化精华

热点文章

频道精选

关于我们 | 媒体报道 | 联系方式 | 免责声明 | 合作加盟 | 招聘信息 | 投诉建议 | 友情链接 | 广告刊例
学校地址: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: 025-84293828 025-86663472 025-84293096
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
版权所有 Copyright @ 2006-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)
苏ICP证0601194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