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页

爱情心理

爱情困惑

爱情测试

生理特点

恋爱速成班

浪漫爱情

星座爱情

心灵感悟

校园爱情
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崋心理教育网 >> 爱情心理 >> 生理心理 >> 两性关系 >> 文章正文
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

婚姻在爱中死亡
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网络转载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11-3-31
  透过酒吧里昏黄的灯光,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老位置上的蝶。一头如瀑的大波浪卷发有些凌乱的散落在肩头,身子被一条黑色长裙紧裹着,虽然凹凸有致,却越发显得纤瘦。握着酒杯的手,被琥珀色的液体映衬得有些惨白。

  许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,蝶侧过头望向我,双桃似的眼睛证实了我心中的不安。下午话筒那边略带颤音的话语已经让我预感发生了什么,现在看来,情形要比我想像的严重得多。

  “蝶,怎么了?”我轻声问道。

  “莲,”蝶欲言又止,泪珠却成串地滚落下来。

  “别哭,到底怎么了?告诉我好吗?”我用纸巾轻揩着蝶脸上的泪水。

  “我,我想离婚了。”

  蝶的这句话不亚于晴天霹雳,“为什么?”愣怔了几秒钟后,我的嘴里蹦出的只有这三个字。

  “我实在受不了了……”蝶哽咽的声音,让我的心里酸酸的,眼睛里开始有雾气蒸腾。

  蝶是我的大学同学兼死党。上大学的时候,蝶是系里的系花,追求者都能排成一个加强连。然而蝶就像高傲的公主,从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,总是和书呆子气十足的我整天泡在一起,让其貌不扬的我也因此受到了不少男生的青睐和贿赂。每次吃着男生们贡奉的零食,我和蝶便会津津乐道地对那些男生品头论足一番,往往都以我们笑得滚作一团,甚至流出泪水而告终。

  大三那年,我和蝶去外校听辩论会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男孩。男孩高大英俊,是系学生会主席。那之后,蝶就不能自拔,深深地陷了进去。听说那个男孩有很多女朋友,不是系花,就是富家女。我也曾劝过蝶,这样的男人不保险,还是放弃的好。可是蝶就是认定了他,无可救药。

  让人没想到的是大学毕业的时候,那个男孩真的选择了蝶,并和蝶一起踏上了红地毯。还记得结婚的时候,作为伴娘的我,曾经醉在他们彼此深情的目光里,并为他们流下了幸福的泪水。他们结婚快四年了,一直都让邻里、同事羡慕着,怎么会说离就离了呢?

  “蝶,别哭了,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“莲,我若是当初听你的就好了,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”蝶抽噎着说。

  “你们两个不是挺好的吗?怎么会想到离婚呢?之前也没听你提起过啊。”

  “结婚第一年我们两个是挺好的,他对我也不错,下了班就回家,还经常抢着干家务活。我那时总对自己说,自己没有看错人,这辈子是找到真爱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我点了一支Middle seven,送到蝶的唇边,自己也顺手点了一支。工作的压力让烟酒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  “第二年,他的工作性质变了,经常出差,一去就十天半个月的。他每次走之前总是千叮咛万嘱咐,让我下班后马上回家,乖乖地在家呆着,哪都不要去,说外面太乱,怕我遇到危险。他每天都会在晚上九、十点钟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,和我聊聊他当天的工作,问我有没有想他,都做了些什么。我那时觉得有人这么关心自己真的好幸福。我每天都在憧憬着和他一起坐在摇椅里慢慢变老的画面中睡去。”蝶在说这些的时候,一脸幸福的神色。

  “有一天,因为公司聚会我回去晚了,在开家门的时候,我就听见了急促的电话铃声,拿起听筒,是他关心却有些生气的话语:‘你干什么去了?不是让你在家乖乖呆着吗?怎么打了那么久的电话都没人接,你到底做什么去了?’我连忙解释,说公司聚会,回来晚了,因为是去唱卡拉OK,包间里声音太嘈杂,也没有听到手机响。那时,我真的有点责怪自己,怎么会忘了打电话告诉他一声呢,让他白白的着了半天急。我连声地道着歉,他说:‘没什么,是担心你,才会生气的,记得下次有事情事先和我说一声。’”

  蝶沉浸在她的回忆里,我沉浸在她叙说的幸福里。如果能有个人这般的爱我,此生还有何求呢?

  “蝶,你所说的都是让人羡慕的,拥有这样的幸福,为什么还想到离婚呢?”我轻啜了一口酒,不解地问道。

  “莲,根本不像你看到的那样,那些都只是表象!他的爱太自私了,自私得已经容不下任何人……”从没有看到过蝶这个样子,那眼神就像有怪物要逼近她,那是一种因极度恐惧而有些癫狂的眼神……

  “蝶,你怎么了,别着急,慢慢说,有我在你身边呢。”我拥住了蝶,她瘦削的肩头在我的怀抱里颤抖着。

  停了好大一会儿,蝶才让自己镇静下来,她深深地吸了两口烟,把烟蒂轻轻地摁灭在烟缸里。

  蝶离开我的怀抱,理了理长发,双手环抱着双肩又陷入了回忆……

  “自从那次以后,我就很少在晚上外出,朋友们和同事的聚会都被我推掉了。我一个人呆在家里,等他的电话成了我每天必修的功课。每次我及时接起他的电话,他都很高兴,可是我有几次因为去洗手间,而晚接了电话,他都会冲我发火,质问我去了哪里,为什么不及时接他的电话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不和他说你在做什么呢?和他解释一下就没事情了,估计是他太担心你,怕你出问题,才脾气有些不好的。”

  “我解释过,可是他根本不听。一天晚上,他打电话过来,说第二天下午回家。我睡到半夜的时候,突然觉得不对劲,恍惚中有人在我的房间里。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差点没把我吓死,我的眼前是一个黑乎乎的人影。我惊叫着打开台灯,才发现是他站在那。我问他怎么回来了,他说事情忙完了,不放心我就连夜赶了回来。我嗔怪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,他说不想吵醒我。”

  我刚要接话,蝶用手势制止了我。

  “我知道,你肯定会觉得,这也是关心的一种,是爱的表现。可是,你知道吗?这样的事情越来越频繁。到了后来,他满眼都是鄙夷的目光,在家里翻箱倒柜,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?问他,他也不说。只是,对我却越来越冷淡。后来,我才明白,他怀疑我有了外遇。我开始和他解释,向他表白我对他的感情。我们争吵过、冷战过,因为彼此真爱着对方,我们和解了。原本以为这些事情会让我们产生距离、产生隔阂,没有想到,事情过后,我们的感情却更加的深厚了。我也以为一切都过去了,我们还会像最初相识的那样恩爱一生。”

  “谁想到,这仅仅是恶梦的开始。去年秋天的时候,韩扬要来这里旅游,他打电话给我,说顺便想和老同学聚聚。”

  “那次我知道啊,我不是也去了吗?老同学聚会,有什么大不了的?虽说当初韩扬曾经追过你,不是也是你老公的手下败将吗?”我有些诧异。

  “那晚我们散得晚,大家起哄让韩扬送我回家,我也没有多想什么,谁知,快到楼门口的时候,看到了他站在那里等我。韩扬伸手想和他握手,他不但不理人家,还拉起我就往家走,弄得韩扬挺尴尬的。我回去质问他,他却阴阳怪气地说些莫名其妙、无中生有的话,说我和韩扬如何如何,你说,有他这么做的吗?夫妻之间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,还怎么在一起呢?”

  “是有点过分,不过,这也不能成为你们离婚的理由啊。男人都有些小肚鸡肠,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或老婆太优秀,那样,不是就显不出他们自己了吗?这些不自信的表现,是男人爱吃醋和喜欢猜忌的最大原因。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。”我开导着蝶。

  “你也知道,和他相识后,我的性格全变了,他对我做的一切我都可以容忍,都会宽恕。可是容忍和宽恕只会带来更大的伤害!”

  “你知道吗?他亲手杀死了他和我的孩子!”蝶说到这里,不禁失声痛哭。

  “什么?”我惊讶的程度让自己都不能相信,“那次怀孕,你不说是自己不小心摔倒,流产的吗?怎么会是他杀死的呢?”

  蝶只顾伏在桌子上恸哭,根本不理睬我的问话。

  “天呐!怎么回事?你倒是说话啊。为什么说是他杀死的呢?到底发生了什么?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?”

  望着泪人似的蝶,我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能自己在那里抽烟、喝闷酒,等待蝶平静下来。

  终于,蝶稳定了自己的情绪,断断续续地说出了下面一番话:
 
  “刚知道怀孕的时候,我和他都沉浸在就要为人父母的喜悦中。我们憧憬着美好的明天,猜测着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,还经常翻阅字典、书籍,为孩子起名字。可是谁知道当我的腹部越来越大,他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,态度也越来越冷淡。他的这种反复我早已习惯,以为他又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情,我总是迁就着,忍让着。他却是越来越暴躁,直至那次因为生气我顶撞了他,让他的想法一下子冲口而出:‘我早就知道,这孩子不是我的,是你和韩扬的!’我当时都傻掉了,再怎么样,作为丈夫他也不能拿我对他的忠贞开玩笑。我气得和他大嚷起来,骂他无耻,骂他不是男人。我是第一次对他说这么重的话,我已经忍无可忍。他错愕地望着我,紧接着给了我一个耳光,这是他第一次打我。很痛,但远比不上心里的创伤。我用手抚着红肿的脸颊,用陌生的眼光看着熟悉的他。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。我们离婚!说完这话,我转身就往门外跑。他一把拉住了我,恶狠狠地对我说:‘不要再跑出去给我丢人现眼了!’他的话无异于晴天霹雳,我不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和我生活了将近四年的人,我一直把他当作我最亲、最可信赖的人。我拼命地挣扎,想逃出他的手掌,可能是我的拼命挣扎激怒了他,他将我猛地向外一推,大声地向我叫嚣着:‘滚,你给我滚!’他的突然松手加上我向外的挣扎,让我的身子突然失去了重心,收势不住的我,肚子一下子撞在了餐桌角上。撕心裂肺的疼痛,伴着我倒下的身体,一阵阵袭来。看到我下身流出的鲜血,我一下子晕了过去。”

  “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而他就静静地坐在床边。我突然想到了孩子,下意识的去摸肚子,发现它不再高高的隆起。‘我的孩子,我的孩子呢?’我惊恐地喊叫,让他不安起来,他紧紧地握着我的双手,告诉我孩子没有了。‘没有了?没有了?孩子没有了?’我喃喃地自语着,不敢相信这是事实。突然,昨晚的一切都在我的脑海里记起。‘是你!是你杀死了我们的孩子!是你!你这个刽子手!’我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。闻声而来的护士,劝他离开了病房,我才慢慢安静下来。”

  “接下来的几天里,我都对他不理不睬,心里想着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离婚。后来他一再的忏悔,并且跪下哭着告诉我全是他的错,是他害死了我们的孩子,他不该猜忌,不该怀疑我,请我原谅他,给他一次改过的机会。”

  “在这个城市里,他是我全部的依靠。虽然丧子之痛时刻侵扰着我,我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。我一直觉得爱一个人就应该学会包容。”

  “可是,谁想到,他的改变只是暂时的。最近一段时间,他又开始疑神疑鬼,不仅说着风凉话,甚至开始对我拳打脚踢。一开始,为了这个家我还隐忍着,可是,我也是人啊,这样的生活我无法再忍受了……”

  “我要离婚!我要重新开始生活!我要找回早已丢失的自我!这样的爱对我来讲,太沉重了,我再也承受不起。。。”

  蝶如泣如诉的话语深深的震撼着我,原本以为幸福的她却生活在这样的水深火热之中,作为她的好友,我却一点也不知晓。深深的自责,让我愧疚地看着蝶。

  “蝶,让我来做你的律师吧。”走出酒吧时,我郑重地对蝶说道。

  蝶望着我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
栏目精选

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

全国客服①
全国客服②
全国客服③
教学教务
合作加盟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最新文化精华
 

热点文章

频道精选

关于我们 | 媒体报道 | 联系方式 | 免责声明 | 合作加盟 | 招聘信息 | 投诉建议 | 友情链接 | 广告刊例
学校地址: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: 025-84293828 025-86663472 025-84293096
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
版权所有 Copyright @ 2006-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(浏览本网主页,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*768)
苏ICP证06011946号